祁娟:自在如“ru”常|中「zhong」原(yuan)作{zuo}家

作者|祁娟

来源:青春在(微信公众号)

古镇

一柱柱青山突然拔地而起,像雨后生猛的巨笋;山间的水田,汪着黄与绿,让那些巨笋如同养在盆里的盆景;漓江便在这盆景间蜿蜒流过,江边的榕树和凤尾竹郁郁葱葱,风过处,绿浪汹涌,倒比河流壮阔许多;江面上漂着大大小小的船只,一群一群的白鹭划过水面,画出优美的弧线。

似乎有很沉稳的一声闷响,兴坪古镇就坐落在漓江边这片坝子里了。时间在傍晚的光线里,和行人一样,和四面扫荡略带凉意的风一样,慢下来。

楼房随形就势,依山而筑,都不算很高,两三层、三四层的样子,多半是青砖灰瓦古香古色的老式建筑;墙壁斑斑驳驳,像一些遥远的记忆,一律粉着绒绒的青苔,有不知名字的藤蔓攀援其上,叶绿花红。房屋夹起逼仄的街道,路面是湿漉漉的青石板,各种脚步踩过去,会发出不同的空空的声音,有如指尖弹在八音琴上,清脆而悠扬,又如鼓槌打在架子鼓上,铿锵有力,像每个人不同的人生。淡淡的雾霭中,橘黄的灯影次第亮起,商家的门店纷纷打开,形形 *** 的糕点,散发着甜腻和辛辣的诱惑,花花绿绿的服装和各式各样的银饰,闪烁着迷人的光泽,汁液饱满的水果,充盈着阳光的温度……驳杂的味道和色彩在晚风里流动冲撞,游客们的脚步迟滞下来,每一双眸子却已然忙不暇接。

整日囿于都市里冷硬的钢筋水泥,耳目中充斥着冷漠的面孔和张狂的喘息,乍然踏进这温软南方水乡,我感到一下子被融化了,羽化了,身心都变得很轻,很轻,仿佛自己也成了这个古镇的一部分,成了这里的一缕人间烟火,再不管今夕何夕,此处何处。

展开全文

古镇是知足的,镇上的人极少外出,他们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,靠种植稻米、甘蔗和水果养活自己,闲适而安逸。到了收获季节,江面的船才会忙碌起来,一趟一趟地将当地的物产运出去,换来丰衣足食的生活。这种幸福应该缠绵了很多年,住在这里的土著们,大多顺应了内心的宁静,守着古镇最初的样貌,听凭风在街道上绕过去,绕过来,在老屋的厅堂里回旋,像一架老式的留声机一遍一遍重复着辽远的民谣。原生态的自然风光,纯朴的风情民俗,稀奇古怪的食物和服饰,吸引外地游客毫不吝啬地花钱,让这个古镇充满了生机。

秋日的兴坪,细细的雨水如烟如雾,间或有短暂的停歇,地面还不及稍稍有些干爽,马上又飘起了纱一样的雨帐。街道上的青石板亮晶晶的,两边房屋的墙壁缝隙里,会出其不意地冒出一两簇蕨齿类植物,在雨中微微地摆动。天色愈发暗下来,亮起的灯越来越多,古镇犹如花朵般明艳起来,那些灯从每一个门户里透出,照亮一段又一段的路,把黑暗分成一片一片的,像不为外人所知的民间传说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