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郁症女孩『hai』救人离世一个“ge”月后,悲痛的父亲〖qin〗仍在期盼“见义勇为”认定

对谭先生的关心和质疑,终于都开始退潮了。

作为“每天在离世女儿抖音下留言的父亲”,49岁的谭先生在2022年3月初突然获得了大量关注。“饱崽,你冷吗?要照顾好自己,老爸想你!”“宝贝,老爸想你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?”那段时间,他在女儿的短视频账号下的每条留言,都令网友破防。

今年2月25日深夜,谭先生的女儿谭媛在劝解她的前男友与其现女友的纠纷时,下水营救负气跳河的前男友,双双遇难。20岁的她,还是一名治疗了两年多的抑郁症患者。

在短视频平台上,网友们纷纷给天堂里的谭媛留下寄语:“下辈子开心一点,自私一点。”关于谭先生给女儿的留言,许多网友表示感动、催泪,也有少数人质疑他“表演悲伤”“消费女儿”,双方形成争执甚至对骂。

在和极目新闻记者深夜里的一个漫长通话中,谭先生表达了他对网暴者的困惑,他不明白对方的逻辑和出发点在哪里。他强忍着悲伤和泪水,向记者描述了女儿短暂的一生,那些欢乐和无助,挣扎和成长。

他心疼,从未给女儿一个殷实富足的家庭环境,让她无忧无虑;他遗憾,女儿患抑郁症多年,他始终未能探得最初的病因;他后悔,自小教育女儿“吃亏是福”,最终却让她吃了个弥天大亏……

如今,他还想为女儿做最后一件事,要一个“见义勇为”的说法,让她走得宁静且心满意足。

以下是谭先生的自述。

谭媛生前照片

掌上明珠

我是一名工人,来自湖南省娄底市所属的涟源市。出生长大,生儿育女,我的人生一直扎根在这里。

涟源市里有一家湖南省煤矿机械厂,这是一家老牌的央企,当年我父亲当兵转业后安置到这里,我也成了工厂子弟。

涟源是一个比较穷的地方,但我小时候单位的效益很不错,工人的“铁饭碗”受人羡慕。工厂像是个小社会,我那时也觉得这辈子就安稳地呆在这个小社会里了,1990年上技校,1991年下车间,子承父业,成了工厂里千万颗螺丝中的一颗。

几年后,我和当地一个姑娘结了婚,2002年有了女儿媛媛,我们全家都很开心,将她视作掌上明珠。那时的政策是只许生一胎,我们也没想过再生,把全部的爱放在这个孩子身上。她乖巧懂事,十分讨人喜欢。

对我们家的一个重大打击是,媛媛还很小的时候,我被检查出尿毒症,2008年还接受了换肾手术。记得我住院的时候,当我父母做好了饭,6岁的媛媛看到她妈在忙,就会自己坐公交给我送饭。

手术后我回家休养,媛媛开心地说:“爸爸你在家空气都是香的。”我不能做体力劳动,她就去帮奶奶在附近空地上种菜、挖红薯,还经常牵着我去散步,她说:“你带我走一走,我就很幸福。”

媛媛对人很有礼貌,我俩一起走在路上,只要和我打招呼的人她都认得,叔叔、伯伯不会喊错。我告诉她,虽然要会讲、会听涟源话,但对别人最好讲普通话,这样显得有教养。她听我的,在家和我都是讲普通话,对客人也是。

而随着社会的发展,我们背后所依靠的这个“小社会”,悄悄发生了变化。2008年,湖南省煤矿机械厂进行改制重组,我因为身体原因也不能再当工人了,厂里照顾我让我开了个小卖部,这成为我后半生的依靠。

此后,随着政策的松动,2013年我们生下了第二胎,是个儿子。媛媛很喜欢弟弟,一放学回来就喜欢抱着玩。生活虽然清苦,但一家人和和睦睦,日子也有奔头。

谭媛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

“你孩子受伤了”

长大一点后,媛媛开始有了艺术方面的爱好和梦想,喜欢唱歌和弹吉他。她喜欢一些比较精致的东西,没钱买就记在心里,把零花钱存起来,存到一百元就找她妈妈兑换成整钱去买。

进入高中的媛媛,出落得清秀高挑,邻居们都夸她气质好,像明星,她自己也想走艺术之路。

大约是2019年在涟源读高二下学期时,媛媛经常拿着花回家,我问是哪来的,她不肯说。我们父女俩十分亲近,以前有什么话她都会对我说,但这次她怎么也不说,我当时只是觉得女儿长大了。但让我们担心的是,她收到花却显得很不开心,不和我们开玩笑,不和弟弟玩,也不主动帮妈妈送货,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
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,而且越来越严重,媛媛越来越忧郁和封闭,感觉我怎么都走不进她的心里去。后来才知道这是抑郁症,我帮她向学校请假,带她到长沙、武汉、广州等地治疗。

一开始,我并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,以为是什么娇贵或矫情的病。大约是到第三次或是第四次看病时,我把媛媛支开后问医生这到底是个什么病,医生说:“你孩子受伤了,需要治疗。”

作为父亲,我并不知道媛媛这病的来由,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,但我懂她的苦。媛媛也知道自己有病,也积极配合治疗,说自己一定要尽快走出来,这对她和我们都好。她回去上学后,我每天都打电话喊她起床、喊她吃药,我的电话就是她的闹钟。

这些年,家里经济情况一直不好。我自己患病后长年要吃药,也挺费钱的。早年最多时一个月要一万多元,后来慢慢减到几千元,很惭愧也很心疼的是,父母的退休金几乎都花在我吃药上面了。再后来父母去世了也帮不到我了,好在近几年纳入医保药物逐渐完善,每月吃药只要一千多元。我家的收入来源全靠小卖部,但生意不太好,平时每月也就三四千块收入,过年高一点。小卖部很破旧了,一家人都住在这里,也没钱买房子,为了治病和孩子上学,我好多年没买过衣服和鞋子。

媛媛很懂事,她想上大学,说以后要挣大钱,让我和她妈都过上好生活。高中最后一年,媛媛到长沙的一所学校参加艺考方面的培训,这个很费钱,但家里很支持她。我和她妈并不是指望她让我们过上多好的生活,我们只希望她有个好的前程,我们自己苦一点没关系。

久违的笑容

媛媛和那个男孩小付,应该是高三在长沙培训时认识的同学,他们都是艺考生,不过高三那年他们并没有谈朋友。

可能是因为抑郁症影响了学习,媛媛2020年第一次高考失利了,文化课成绩没有达到要求。她选择了复读,并且把专业方向从播音改为表演,这样文化课的要求会低一些。

,

澳洲幸运5玩法www.a55555.net)?澳洲幸运5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,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、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。

,

小付高考也没有考上,他也要复读。我不知道这个男孩是哪里人,只知道复读这一年,他和媛媛仍然在长沙进行艺考培训。媛媛当时曾问我她可以谈恋爱吗,我觉得孩子已经成年了,而且谈恋爱可能有助于她走出抑郁症的阴霾,就说可以。她和小付谈朋友,应该是从这时候开始的。

2021年第二次高考,媛媛终于考上了,被北方一所艺术院校的表演专业录取。她久违的笑容又回来了,又蹦又跳的,也开始合群了,主动和左右邻居说话。她的普通话很好,说话很温柔,让人喜欢。我们小卖部旁边就是原来厂里的学校,媛媛经常带着弟弟去学校玩,有时跟我去打打羽毛球。我们一家人都很开心,虽然她还在按时吃药,但我们觉得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。

谭媛的大学录取通知书

媛媛高中的老师都为她感到高兴,他们都说很难想象,一个得了两年多抑郁症的孩子,是怎么考上大学的。她在长沙上艺术课的学校老师也打电话对我说,“你家媛媛毕业以后要来我们学校。”我说只要她开心,当然没问题。

对媛媛来说,唯一不开心的是,小付第二次仍然没有考上,当时她对我说“很心痛”。去年12月,她又告诉我说心里好痛,我说你有什么事和爸爸说,她没有说。我猜媛媛说的是和小付的事,他们那时没在一起已经好几个月了,让她心痛的可能不只是分手,也包括小付的不上进。不过,我觉得媛媛应该慢慢放下来了,那个男孩后来也找了女朋友,听说是他们的同学,媛媛也认识。

你怎么这么傻

今年1月放寒假,媛媛回到涟源后,又去娄底市里玩了个把星期,说要给同学补课。当时我说:“你顾好自己的事。”我猜测她可能是给小付补课了,不是太赞同,但想着补就补吧,反正小付的女朋友也在他身边。

今年春节,是我们家近些年来过得最好的一个年,大家都很开心。我觉得,这些年的苦日子终于快要熬出头了。因为学校开学晚,大约正月初六或初七,媛媛又说要去娄底找朋友玩,他们主要是玩短视频什么的。我说你出去玩没关系,要保证自身安全,有什么事情就和爸妈说,我甚至还告诉她走马路要靠边,她说好的。

我和媛媛妈妈每天打她的电话,看她的抖音,觉得她挺开心,就放心了。她是大学生了,而且20岁了,我们也不好多管。

这样过了半个多月,2月26日早上6点多,我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,说媛媛出事了。我们吓傻了,马上赶到娄底,民警告诉了我们他们调查后得知的事实。

据民警说,2月25日晚上,小付和他女朋友在吵架,闹分手。那个女孩给媛媛发定位,让她前来劝一下小付。但是媛媛的劝解也没用,小付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就从桥上跳到河里去了。媛媛下到河边去拉他,第一次没有拉上来,第二次去拉的时候,岸边比较湿滑和陡峭,她也被拽了下去,两个人都沉进水里了,等到救上来时人都没了。

听到这些,我简直不敢相信,我那活泼可爱的女儿就这样没了?民警还向我们出示了一些现场的照片,我老婆本来也和我一样不肯相信,但一看到照片,她当场就晕倒了。

我那时脑袋都是木的。在派出所,我们见到过那个女孩,她对我们说对不起。我当时还没听民警讲清楚事情的全部过程,不知道是她把媛媛喊过去的,还说“不怪你”。如果我当时知道了,这话我说不出来。

我甚至有些恨这个女孩,明明是你们吵架,怎么吵是你们的事,为什么要喊我的女儿去呢?我又在心里埋怨媛媛,你怎么这么傻啊,你自己都不会游泳,怎么救得了别人,在那个时候为什么你不能多想想自己、想想爸妈?我也很后悔,从小我就总是教育媛媛说不要怕吃亏,吃亏是福,她一直听我的话,可这次这亏吃得太大了。

谭媛生前照片

见义勇为?

回到涟源,我不知道怎么接受女儿没有了这个事实,我也不知道今后的每一天该怎么样过。

我不敢走进媛媛的房间,可总是不自觉会走进去。这里有些变样,衣服什么的都没了,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,人走了衣服都得烧给她。媛媛的照片也没留,怕看着伤心,但我还是舍不得,留下了一张。媛媛的吉他也还留在房间里,我们舍不得处理。

媛媛的事我还没有告诉儿子,他老是问我,为什么姐姐不给他打电话或发视频,我只能搪塞过去。我也不知道这事能瞒多久,他9岁了,开始懂一些事了。邻居们也都知道媛媛的事,很同情我们,3月12日儿子过生日,来了很多邻居家的小朋友过来和他一起玩,我知道大家的好意,他们怕我儿子孤单。

我不敢当着别人哭,尤其是儿子,只好经常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哭,有时会去附近爬爬山,也不敢走远,店里随时有事。我还不到50岁,但这几天头发都白了。

媛媛的老师们,有的不知道这事,有的听到消息了给我打电话问情况。他们都说太可惜了,那么优秀的孩子,有的老师哭得和我一样伤心。

白天的时候,我让自己忙起来,在店里多找点事做,或者和店里的客人聊天,总之尽量不要想媛媛。但一到晚上,时间空下来,我就会习惯性地打开手机,看媛媛的短视频。她不会再更新了,我只能在她以往发的视频下面留言,说说我的心里话,希望她能看到。一些网友注意到了,很多人关心我。也有些网友说了些不好的话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,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,我用媛媛的手机把这些留言删了。

有网友说,媛媛出事那个女孩有责任,他们建议我去告她。我心里的确对那个女孩有怨气,可要说告她,我真不忍心,她的心也受伤了,那次在派出所她的身体都在抖。她是媛媛的朋友,我想媛媛也不希望我这样对她,再说我都没有她的联系方式,也不知道她是哪里的。

但是,我还是想为媛媛讨一个说法。那天在派出所,我说媛媛这应该算见义勇为吧?民警说不算,因为她和她去救的小付曾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虽然分手了。民警还说,在自己生命安全没有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就去救人,他们不提倡。

这些我不太理解,媛媛明明就是救人没了的,为什么不是见义勇为?她本来可以不去救的啊!但派出所后来也没有更多的说法,他们说这事要找 *** 。

在网上,仍然有陌生的网友安慰我,让我尽快走出痛苦。他们是一片好心,但他们不是我,理解不了我的感受。可能十天、二十天最多一两个月后,他们就会慢慢忘了这事,而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,可能永远都走不出这种痛。

最近,我时常想起去世多年的父母。我当年生病做手术的时候,父母非常痛苦,我自己倒还好。现在,我作为父亲经历了这样的事,终于理解了父母当年的那种痛苦。

【后记】

谭媛的行为到底是否属于见义勇为?

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陈亮律师认为,见义勇为的主要特征如下:一是,行为主体是非负有法定职责或者义务的自然人。负有法定职责或者义务的主体,比如警察、消防员,在履行工作职责时,不能成为见义勇为的主体;二是,行为人保护的客体,是国家、集体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安全。仅为保护本人的生命、财产安全,不能认定为见义勇为。三是,主观方面在于积极主动、不顾个人安危。四是,客观方面,表现为在国家、集体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遭受正在进行的侵害的时候,与危害行为或者自然灾害进行斗争的行为。根据这些特征,陈亮律师认为,谭媛应属于见义勇为。

陈亮律师还表示,《民法典》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,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,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,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。谭媛此次见义勇为的受益人是小付,但小付已死亡,可以用其遗产给予补偿。至于谭媛的闺蜜,她在并无法律上的过错,没有赔偿义务。

3月28日,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了娄底市政法委,相关负责人表示,是否属于见义勇为,要看救助者对被救助者有没有救助的义务。如果有证据表明谭媛和小付在事发时只是普通朋友关系,那么评定见义勇为的可能性就增大。谭媛的家人可以准备相关材料,向户口所在地或事发地的县一级政法委申报见义勇为,有关部门将根据国家相关法规予以审定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