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网址:裘陈江︱耆龄门第生平考证(上)

admin/2020-05-25/ 分类:蚌埠财经/阅读:

耆龄立像

文︱ 裘陈江

耆龄之死



笔者最早知道耆龄这个人物,是在阅读《世载堂杂忆》关于1928年清东陵盗案的纪录时,知其与宝熙、陈毅等遗老卖力了那时的善后事情(刘禺生:《世载堂杂忆》,中华书局,1960年,233页)。而在几年前整理《胡嗣瑗日志》时,由于胡氏在1931年4月30日明确纪录了耆龄去世的时间(胡嗣瑗着,裘陈江整理:《胡嗣瑗日志》,凤凰出版社,2017年,28页),以及耆氏病故经由、清帝褒扬赠谥等情形,故对其人产生了兴趣。在爬梳史料考证耆龄生平事迹时,又得悉其尚有篇幅可观的《赐砚斋日志》存世(抗战时代连载于瞿兑之主编的《中和月刊》),此为整理《耆龄日志》的缘起。

《胡嗣瑗日志》
在胡嗣瑗1931年3月初的日志中,由于耆龄那时与载涛一同卖力小朝廷在北平留守的做事处,故留下了营业上往来的纪录。尔后便提到耆龄得病的新闻,3月21日,耆龄之子惠均因设计于天津设立“湖社”召徒学画,来造访胡氏,碰头时提到其父“病有起色”。惋惜不久传来的却是耆龄病重的噩耗,4月9日胡嗣瑗回北平做事,与陈敬弟碰头,陈氏称已造访过耆龄而未得碰头,“据仆人言,右手、右足全无知觉,语言吃力,偶能吐一二字而已”,可见是中风严重的症状。当12日胡氏将北平情形讲述在天津的溥仪时,也颇以耆龄病状为念。到了30日,胡嗣瑗在张园接到北平来电,耆龄已于当日午刻病故,胡氏马上与陈宝琛取得联系,二人为此同感悲咤。今后即是商讨耆龄的死后大事,5月1日,胡氏将噩耗奏闻后,溥仪便派皇室成员祭祀、犒赏陀罗经被。翌日,耆龄遗折递到,传谕加恩予谥,并赏治丧银一千元。耆龄的谥号厥后定为“勤恪”,应是对其事情勤勉郑重的褒扬。而这份遗折,秦国经在《逊清皇室秘闻》一书曾节录过主体内容,其中耆龄自道其病情云:“自交春以后,昼夜泄利,旋患风痹,木贼土哀,饮食不进。展转床褥,医药俱穷,望清跸而长辞,知生气之已尽。”
,

sunbet

Sunbet是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与河南安泰基坑支护联合开设的线上平台,Sunbet具备双方各自领域的优势整合,无论在资金、技术、服务、地域文化上的沉淀和积累,都是业界中出类拔萃.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蚌埠新闻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© 2002-2019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